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电信线路 | 网通电路 | 帮助

谁将接替布什成为下届美国总统

文章原载:花生油炸降血压
文章出处:http://www.qingjie.info/
文章版权:如需转载本文,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原载以及出处,谢谢!

     布什卸任后,谁将接替他入主白宫?美国历史上第1位女总统?第1位黑人总统?还是共和党继续执政?纵观美国历史,我们会发现这样1条规律:“谁能赢得媒体,谁就将赢得大选。” 初,美国总统大选的政客们是通过报纸、传单来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一九三三的罗斯福却抓住广播问世的契机,开创史无前例的“炉边谈话”,让这位伟大的总统少了集会宣讲的高高在上,少了印刷媒体的字正腔圆,通过美国广播公司、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全国广播公司向大众传播的是1位亲切的朋友,拉近了与受众的距离,瞬间感动了众多美国人民,形象深入人心。这场划时代的媒体革命改变了美国总统竞选活动伊始传统纸媒的主体地位,电波媒体开始登上政治舞台。   仅仅过了二七年,随着科技的发展,电视又开始取代电波,成了政界新宠。标志性事件便是肯尼迪与尼克松那场经典的电视辩论。本处于落后状态的肯尼迪在电视前展现得镇定自若,英俊潇洒;而本来反应机敏、但不善上镜的尼克松,却紧张到脸上冒汗。这让他输了辩论,也让他输了整个选举。事后肯尼迪也坦言:“不是别的,正是电视改变了这场大选的结果”。 但二零零八年,我们发现这届总统选举首次的辩论,以及很多东西的发表都是通过网络传达给大众。这召示的是1个网络政治时代的到来。二零零八,互联网当权纽约曾有媒体评论:“二零零八年,决定总统大选结果的关键因素不是谁更懂政治,而是谁更懂网络。”本届的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们已经不约而同,众志1心地将选战的大本营扎在了互联网上。通过在自己的网站上上传1段视频,美国前“第1夫人”希拉里宣布,她将参加二零零八年美国总统大选;伊利诺伊州联邦黑人参议员奥巴马同样通过网络视频宣布参选;民主党参选人约翰·爱德华兹在通过传统媒体的相机、摄像机宣布参选总统时,他的顾问已经在youtube上上传了1段两分半钟的视频录像,向选民阐述自己的竞选纲领。  如今,演讲,辩论,宣言发表,候选人显然倾向于将更多的精力投向互动的网络。这个公开而自由的虚拟平台背后是1个个真实的个体。庞大的群体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真实的想法也在这里。 巧借互联网,谁能更胜1筹?互联网集合了电视媒体的有声有色,克服了其瞬时性的致命缺点,加上独有的互动模式,是个人品牌营销推广的有力武器。精良的武器装备,同时也需要精良的持枪手。对于多功能的互联网,究竟谁能物尽其用?充分演绎互联网的独特魅力?该是看看这些候选人网络功力的时候了。首先,互动性是互联网的名称由来,也是突出的特征。奥巴马网站上大量而快速的更新与回复,让人体验到奥巴马团队强大的活力。他们还充分地利用博客搜集信息,做出反应。电子邮件的应用是他们的另1个创新,通过电子邮件,以cto c的形式,快速有效地传播造势。希拉里在百忙中坚持跟网民在线聊天,及时了解民众信息,也及时做出回应。扭转乾坤的新罕布什尔州之战,希拉里挥泪坦言,是听取了大众的意见,也找到了自己的心声。  与网民互动的环节中,谁更胜1筹如果暂难评定,“工资单事件”的出现无疑将奥巴马推上佳策划人的领奖台。与对手的互动比与民众的互动在网络上更有看点。奥巴马夫妇大方地晒出工资单,接受全民考察的同时,也向克林顿夫妇发出互动邀请,这给难以启齿的克林顿夫妇下了1招死棋,在互动的网络中,无法与之互动的希拉里也许会真的遭遇滑铁卢,因为事件发生后,奥巴马在宾州民调中支持率首次超过希拉里。 其次,隐蔽性是互联网自由的隐形外衣。赞扬或诋毁的言语均可匿名,匿名的背后是普通网民?是不怀好意的对手?还是自吹自擂的当事人?很难知道!在这里可以自导自演,可以暗箭伤人,这让选战更加具有挑战性。当“奥巴马女孩”高调地跳入视线,大赚眼球,我们完全有理由质疑背后的主人是谁,但网络很少有逻辑,有的只是冲动和感性,竞相追逐的女孩将人气嫁接给奥巴马,猛吸年轻人选票。   但就在竞争白热化之时,1张奥巴马穿肯尼亚传统服饰的照片出现网上,是否希拉里阵营在攻讦?没有确切证据的奥巴马开始愤怒地指责,而希拉里平淡地回应:奥巴马阵营的反应实属煽动情绪、分散选民注意力之举。这个受冤的形象颇得选民认可,支持率1再上升。老道的希拉里也许更懂伏击,但在网络廉价性的利用上却远不如奥巴马那么灵活。网络宣传的费用低,制作周期短,却流传广泛。这让年轻的奥巴马吃尽了甜头,希拉里花巨资在hallmarkchannel上举行会议,引来二五万观众,而奥巴马用演讲词制作的音乐电视短片,免费上传到网上每天的浏览量就接近1百万。另外,低成本的网络给奥巴马带来的还有丰厚的收益。据统计,奥巴马八零%的竞选资金来自网络募集。在电视媒体当权的时代,大选所需巨额的宣传费用,总让人联想到候选人背后的利益集团,然而互联网的出现,让奥巴马拉起了1张网,网罗的是1个庞大的草根群体,无论是否熟识这位年轻的候选人都能为之给予或多或少的费用支持。这也让奥巴马有底气在宾夕法尼亚州投入高出希拉里3倍的宣传费用,直接导致了希拉里的支持率1度跌破五零%大关。 但在快意于互联网带来的好处的同时,它的可保留性和病毒性,也会让结果在不经意间彻底转变。自主地播放,给网民提供了细细地揣摩候选人的每1个表情和每1段语言的方便,找茬和恶搞是他们的喜好,因为这样的网络符号往往会在产生病毒式传播,没有人能够完全掌控其中内容,更无法掌控读者们的解读方式,如果个人形象被抹黑,那么造成的负面影响将会很大,这能摧毁对手,也显然能够摧毁自己。  曾经倒霉的乔治.艾伦,因为“猕猴门”事件被互联网无限放大,终惨淡出局,引起政界长时间的哗然。而今天似乎还有人并没能从历史中学到些什么,希拉里那段被她唱得南腔北调的国歌现在正充当着网民们广为流传的笑料,而被人恶搞的视频也在被娱乐家们拿来共享。越发蹒跚的白宫步伐,让这位清高的第1夫人开始如履薄冰,面对互联网,她必须杜绝再在任何1个细节上犯错。 结语:近,奥巴马挥舞着1张网的卡通形象赫然显现百度首页,这并不是百度在宣讲他的政治立场,而是在宣讲1个全面网络时代的伟大来临。变化总在发生,谁能赢得美国大选,不到后1刻都难以定论。但毋庸置疑,网络营销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的竞争当中的决定性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