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电信线路 | 网通电路 | 帮助

武大称修改合同时病危教学在场

文章原载:花生油炸降血压
文章出处:http://www.qingjie.info/
文章版权:如需转载本文,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原载以及出处,谢谢!

       □ 记者 瞿凌云  曾经颇有才情和激情的武大教学张在元,因罕见疾病倒在病床上,每天仅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安静的病房外面,1场由他引发的争议正被外界激烈讨论:重病的张在元被提前解聘了?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事件背景  张在元重病中被武大解聘  网帖曝光:  在北京工作署名为戚非子的网友,一四日在网上透露了1个令人惊讶的消息,颇受武大学子喜欢的武大城市设计学院院长、知名学者张在元教学患有1种罕见的疾病,即神经元传导障碍,俗称肌无力,生命垂危。  帖中还曝光了重病中的张在元已被武大提前解聘,目前被“停止医疗费和住房” 。  戚非子在文中发问,“中国知识分子的下场竟然如此之惨不忍睹!教书育人的机构,难道可以不讲道义吗?中国的高学府怎么可以这样冷漠无情?”此帖随后在网上迅速传播。  记者随后在武大官网上看到,该院城市设计学院领导的页面上,院长位置上原本张贴的张在元的照片,现在已经是空白。  武大人事部相关负责人昨日代表校方回应说,张在元为武大外聘的非全职教师,与此同时,他本人还是“喜马拉雅空间设计”公司的创办人与领衔设计师。  学校在聘任张在元的合同中,双方明确约定,张在元“每年在学校工作时间不少于一二零天”;“甲方(学校)为丙方(张在元)提供每月一万元的酬劳(包含养老、医疗、失业以及工伤等保险和公积金中单位承担部分,若因个人未投以上各保险和公积金所引起的后果均由丙方个人承担)”。  针对张在元患病而提前解聘的说法,这位负责人回应,张在元聘期已满,属合同自行终止、不再续聘。今年四月,鉴于张在元因身体原因无法履行院长职责,且张在元本人及家属并未向学校提出续聘要求,聘任合同到期自行终止,不存在学校“提前解除合同”、“解聘”、“辞退”等问题。学校根据法律程序,在征得主治医生同意,其身体状况允许的前提下,当面将不再续聘的信息告知张在元,当时他本人意识清晰,情绪稳定,对此表示理解和接受。  二零零五年四月,张在元老师正式到岗工作。二零零六年二月起,因腿部不适,先后赴北京、上海、广州、西安、美国等地求医,不幸被诊断出患有运动神经元受损疾病。学校十分关心其病情,校、院领导多次到医院探望慰问。二零零八年一月,张在元在西安治疗期间病情加重,学校特派救护车、医疗组等,冒着大雪,将他从西安接回中南医院治疗。  二零零七年一一月至二零零八年五月,因张在元家属对专业护工不满,多次更换。所在学院曾先后动员年轻教师、管理人员及本院本科生、研究生组成义务护理组,二四小时轮流陪护,先后有一二人参与护理。  这位负责人说,尽管张在元聘期4年,实际只工作了不足1年,长期不能在岗工作,学校在聘期内仍按原合同约定发放其薪酬。张所在的学院领导还在其住院期间连续3年去湖北公安农村,探望张年逾9旬的母亲。  他说,按聘用合同约定,张在元的医疗费用应由个人支付,考虑其实际困难,其聘期内的医疗费用首先从其个人薪酬账户中支付,不足部分由学校给予六零%的补贴,其余部分由个人承担。截至二零零九年一零月,学校除补贴一六.五万元用于治疗外,还垫付了医疗费用六八.六万余元。尽管张在元的聘任合同已到期,学校仍要求中南医院在其家属未交付任何医疗费的情况下坚持治疗至今。  该负责人表示,武大对张在元老师患病深表同情,将继续关注、关心他的病情,并祝愿他早日康复。  张在元的《聘用合同》修改处盖有武汉大学人事部人才工作办公室公章。记者随后关联上该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该员工建议记者去宣传部,因为情况说明已传至那里。该员工听到家属说聘任日期被故意提前修改的说法时,非常惊讶,“聘任日期的确修改过,但当时修改时,张在元在现场啊!”  该员工说,当时因城市设计学院的工作人员不了解情况,把时间打错了,所以该聘任合同签字后,双方又当着张在元的面用手写再修改过来了。当时签合同时张在元说不要武大的报酬,后学校不同意,从二零零五年五月一日起学校开始给张在元的工资卡支付酬劳。  聘任日期到底是怎么修改的?张在元现在不能说话,记者无法从其处获得说法。  陈4平说,按照合同所说的每月付1万元的酬劳,到四月三零日,张在元的工资卡本金利息有五零多万元,这些钱可足够支付张在元目前所欠下的医药费,“但这笔钱不知到哪儿去了?”陈翠梅说,“工资卡我从来也没见到”。  这位工作人员说,张老师工作的时候,很兢兢业业,这个有目共睹,武大也很照顾他,“武大从来没说不管张在元,但要武大承担所有的东西,这不合理,欠下的医药费,家属1分钱也不掏”。  她告知记者,陈4平就是张在元的小舅子,是陈翠梅的弟弟。她痛惜武大今年是多事之秋,“张在元很久都不能开口说话了,现在曝出的这些事,是他本人的意思吗?”  就在网上对此强烈讨论时,有人在网上匿名发帖,声称真实情况基本如下。  “上个世纪八零年代张在元先生,确实是在原武汉大学任教,未几不辞而别,前往东京大学读博(前后花了八年时间),之后又辗转美国工作过1段时间。  世纪之交前后张先生回国,回国后头几年1直自己开公司(公司名称:喜马拉雅空间设计,该公司被张先生自己号称为美国、西班牙、日本、中国跨国联合的建筑设计研究机构。实际上仅仅是张先生自己注册的公司。为了把名声做大,他聘请了读博期间各国同学为设计师,虽无实质性的聘用关系,但张先生仍然以此为噱头,号称喜马拉雅为跨国的学术机构,这样显得很学术性而非商业性。)公司经营状况1般。  于是张先生萌发了返回学校教书的念头。二零零五年,武汉大学城市建设学院领导班子换届,张先生获悉院长可自由竞争,于是参加了新院长的竞选。由于新武汉大学领导班子不熟悉其历史,在3位竞争者中排名后的的张先生又获得了当时在位的某校领导的青睐。于是顺利走马上任,上任前签署了院长聘用协议,协议规定聘期为四年,且人事关系不进武大。  上任不到二年,张先生便得了1种怪病,运动神经元损伤,俗称‘肌无力’。此后无法胜任院长工作,学院的行政工作处于半瘫痪状态。张先生得病之后,学校与学院先后为其花费了不下二零万的治疗费。站在学院学校的角度,张先生上任不到二年,工作无法胜任,且增加了医疗开支(相当于普通教师一五-二零人的医疗费)。二零零九年四月底,张先生聘任时间到期,学校即刻解除了聘任关系。”  根据记者调查获悉的信息,此人对张在元的情况比较了解。此发帖人到底是谁?目前无法获知和关联。武大有知情人士猜测,此匿名者估计是张在元原所在的城市设计学院同事。